北京市女監第九監區有些特殊 警花監區長調教有高招兒

2017年12月3日訊,在北京市女子監獄,第九監區有些特殊:一方面,所有新來的服刑人員要在這裡完成為期兩個月的入監教育,另一方面,違反監規受處罰的服刑人員也要在這裡被嚴管教育。如何在監獄改造“流水線”的第一道關口,把犯罪類型各異、刑期長短不一、心態極不穩定的“新生”,理順為“初級合格品”輸送到各個監區繼續服刑;如何讓一身毛病、對抗改造、在獄中還敢制造麻煩的“老大難”們,正確認識自己的問題?有著17年教育改造經驗的“80後”監區長陳熹微自有辦法。

半小時情景劇濃縮十年服刑路

作為司法部最美法律服務人監獄警察類候選人,陳熹微已經是北京監獄系統的“紅人”瞭。一頭利落的短發,面龐清秀,寒暄兩句,那副女漢子的沖勁兒讓記者眼前一亮。個頭不算高,嗓門還挺大,連珠炮一般的京片子透著一股親切熱乎勁兒。

記者來訪時,陳熹微的監區裡傳出一陣歡聲笑語。陳熹微說,監區裡有一批服刑人員馬上就要完成入監教育下隊瞭,她讓每個班自定主題,進行“匯報表演”。“今天是最後一場,一班正演自己編創的情景劇呢。”

跟著陳熹微走進監區,幾十名服刑人員圍坐一圈,“舞臺中央”正在上演的是一名即將出獄的女犯服刑十年的改造心路。從初入監時的迷茫,獲得獎勵時的喜悅,因法律調整不能減刑時的消沉,到最後調整好心態等待團聚的平靜,雖然隻有短短半個小時,雖然道具佈景簡單粗糙,卻濃縮瞭入獄服刑所要經歷的喜怒哀樂。

“觀眾們”跟著劇情的變化心情起伏,時而哄堂大笑,時而低頭沉思,時而淚眼婆娑。陳熹微告訴記者,這個情景劇其實就是“主演”自己真實的服刑經歷,通過這種展示可以讓“新生”對今後的服刑生活有直觀的認識和預期,明白任何政策的變化都不會阻斷她們回傢的路。

陳熹微說:“民警有職業特點,我們一味說教服刑人員有時會有反感情緒,讓她們自己站出來現身說法,教育效果更好,而且我們也能從中知道服刑人員的想法。”

演出結束後,陳熹微上去點評:“我們這裡有新生,有從其他監區轉來的,大傢融合在一起不容易,感謝你們對法律的信任,對制度的尊重,對他人的包容。我希望你們明白,集體環境下要講共鳴和共情,你開心我也開心,你生氣我也不高興,一定要去努力屏蔽那些不好的情緒。女人要活出自己的尊嚴、風采,給自己活,為傢人活……”

十幾分鐘,陳熹微的點評一個磕巴沒打,很有感染力。可記者一湊過去聽,她突然沒詞兒瞭,佯裝尷尬地說:“我……說完瞭……真說完瞭。”一個玩笑,笑聲四起。年輕的監區長不端架子,繼續展露著自己幽默的一面,跟服刑人員打趣說:“我現在最愁的是,你們馬上下隊瞭,我這梯隊建設怎麼完成啊。”臺下又是一片笑聲。

一名馬上就要結束入監教育下隊的服刑人員告訴記者,她剛來時很恐懼,不知道自己會面對什麼,監區長第一天就對她們說:“你們雖然是服刑人員,但首先是人,是來改正錯誤的。”這一句話給瞭她很大的鼓勵。而且監區長教育的方式很靈活,更多地是讓她們在活動中有所體會,懂得相處,大傢變化真的很大。

監區長“客串”臨時監護人

陳熹微告訴記者:“剛入監的服刑人員對陌生環境恐慌、對生活變化不適,怕被人看不起,也怕受欺負。我們需要去理解她們的心理,靠尊重去接近她們。而且,她們之所以入獄,身上都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如果把監獄改造比作生產線,我們就是第一道關口,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對她們進行重塑。”

“在服刑人員看來,我們就是監獄的名片,我的團隊好,她就會帶著這樣的認識去下隊;如果我們有問題,等於給監獄警察貼上瞭標簽,今後其他民警的工作也不好幹。”陳熹微說。

四十多歲的李某進瞭監獄後小錯不斷。有一次,李某跟管教民警叫囂,陳熹微作為監區長當即制止並斥責李某。“你都四十多歲瞭,也是3歲孩子的媽瞭,你怎麼就不為孩子想想呢?”

李某看著陳熹微,有些不耐煩:“陳警官,你要批評就批評我,為什麼扯上孩子呀?”

“因為你是當媽的,為瞭孩子,你應該知道怎麼做。”陳熹微一句話,李某沒有再反駁,雖然有所收斂,但還是一天到晚混日子。

一個會見日的上午,陳熹微聽見會見室有一個小孩哭喊著:“我要見媽媽、我要見媽媽……”她走過去一看,原來是李某的女兒在哭。

陳熹微一問情況,李某的母親懊惱地說:“今天出門急瞭,沒帶身份證,隻帶瞭孩子的出生證,會見不瞭。麻煩您和她(李某)說一聲我們挺好的,讓她踏實改造,下個月我們再來。”

聽到這番話,小姑娘哭聲更大瞭:“我要見媽媽、我要見媽媽!”作為一個母親,陳熹微知道一個月一次的會見對孩子和李某來講是多麼重要,她讓李某的母親先等一下。

經過監獄領導的批準,陳熹微作為孩子的臨時監護人,帶孩子去見媽媽。陳熹微抱起孩子的一瞬間,柔軟的小手一下摟住瞭她的脖子。陳熹微說:“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托起的,不僅是孩子見媽媽的希望,更是李某認真改造,爭取早日一傢團聚的希望。”

怕警服上的肩章劃到孩子,陳熹微細心地用手護著孩子的臉。看見陳熹微這樣抱著孩子走進會見室,李某當即愣住瞭。得知事情經過後,李某低著頭一邊哭一邊說:“對不起,對不起警官。”孩子則一邊拍打著玻璃,一直喊著:“媽媽,媽媽……”

第二天,李某主動交上瞭一份長長的認罪悔罪書,上面寫道:“我總把生活的不如意歸罪於社會,歸罪於別人。看到陳警官抱著孩子的那一刻,我看到瞭一名母親應該有的樣子。”她誠懇地對陳熹微說:“陳警官,您放心,以後我一定踏踏實實改造,我要為瞭孩子,做一個好人。”

陳熹微說:“以前單身沒孩子時,我總覺得說話缺點什麼,少瞭份自己的人生經歷。我跟她們說,我能理解你對孩子的感情,其實是很蒼白的,現在我也是個母親,說話更自信瞭,也更能找到打動她們的點。”

為服刑人員解開心裡的結

九監區的另一項重要職能是對獄內違規服刑人員進行嚴管教育。陳熹微說,有些服刑人員屢教不改是因為心裡有個結,隻有解開瞭這個結,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在這次匯報活動上,服刑人員張某讓大傢刮目相看。以前,她跟誰都不多說話,把自己包裹得很嚴實。可如今,她卻大大方方走到臺前來,和她認為對不起的人當面道歉。

張某剛從九監區完成入監教育下隊沒多久,就因為毆打他犯被送瞭回來。關15天的禁閉不說,還要面對6個月的嚴管。監區裡有熟悉的民警,還有熟悉的服刑人員,以處罰犯的身份“回爐”,張某覺得很丟人,生怕被人看不起,跟誰都沒話。沒想到陳熹微上來卻對張某說:“我有責任,你犯錯誤是我沒教育好你。”

張某哭瞭,她告訴陳熹微,涉毒犯罪的她已經和毒品徹底斷瞭,可同監舍的人卻在她面前說起毒品,肯定是針對她,她這才動手打瞭人。

陳熹微不急不躁,給張某舉瞭個例子。有個服刑人員曾經也吸毒,有次會見時,她告訴母親,自己做瞭個夢,夢見那幫毒友又帶她去迪廳,勸她吸毒,但她特別決絕。她媽媽聽瞭,懸瞭多年的心終於放下瞭。因為女兒在夢中的潛意識下都能拒絕毒品,是真的斷瞭。

“如果你真的和毒品斷瞭,別說人傢談論瞭,就是拿到你面前你都能抵擋得住,你怕人傢說這個,其實還是你自己沒放下。”陳熹微一針見血地指出張某的問題,然後告訴她:“如果你真不願聽別人提起毒品,那就說出來,聽聽別人怎麼反饋,也許她們真的是無心的。人與人之間溝通,語言是最重要的。” 36歲的陳熹微別看年紀輕,但對人對事有著自己的判斷和思考。她講的道理,服刑人員聽得進去。

在陳熹微的帶領下,九監區保持著新入監罪犯認罪悔罪率96%以上、懲教類罪犯教育改造合格率100%、監管安全零事故的優異成績。

“回到傢,也要扮演好傢庭角色”

陳熹微能說,說的還都到位,幽默風趣;教育改造不靠施壓,重在解壓,方式靈活,是記者采訪中的最大感受。再一細聊,陳熹微自幼學習快板兒書,7歲就上過報紙。從小打下的童子功鍛煉瞭她見人敢說、上場不怵的外向性格,也讓她思維敏捷,自帶氣場。

生活中,陳熹微最希望有假期就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談起生活,這個80後的北京丫頭和同齡人一樣,也聊星座血型、喜歡看電影、聽相聲,還是網購達人。“買買買,我什麼都網購,快遞員都問我是不是做代購的。”

對於工作和傢庭的關系,陳熹微也自有主見:“我是A型血,還是處女座,比較理性。我能把工作和生活區分開,有點排斥那種說為瞭工作犧牲瞭多少時間、多麼對不起傢人的話。本職工作一定要幹好,回到傢,也要扮演好傢庭裡的角色。”

陳熹微說:“我有同事一回傢就收拾兩天屋子,我說你們真浪費大好時間,也不出去玩玩。還有的說一回傢就累得隻想睡覺,我說你困也得忍著,沒時間就擠時間,一定得陪陪孩子。”

作為5歲孩子的媽媽,陳熹微一到休息就買各種兒童劇的票,帶著孩子滿北京城泡劇院,讓孩子接受各種文化形式。“要不是他還小,我就讓他跟我聽相聲去瞭。”跟陳熹微聊天,本來就像聽相聲似的,都是“包袱”。

“每天給你投票,真的會愛上你。”同事們跟“微姐”開著玩笑。這個80後警花爽朗率真、快人快語,對工作有想法,對生活有態度,把一份壓力大得有些壓抑的工作幹得有聲有色,把自己的生活經營得多姿多彩,誰又能不喜歡呢?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孫瑩 文 通訊員 賈永立 攝


2017年12月3日訊,在北京市女子監獄,第九監區有些特殊:一方面,所有新來的服刑人員要在這裡完成為期兩個月的入監教育,另一方面,違反監規受處罰的服刑人員也要在這裡被嚴管教育。如何在監獄改造“流水線”的第一道關口,把犯罪類型各異、刑期長短不一、心態極不穩定的“新生”,理順為“初級合格品”輸送到各個監區繼續服刑;如何讓一身毛病、對抗改造、在獄中還敢制造麻煩的“老大難”們,正確認識自己的問題?有著17年教育改造經驗的“80後”監區長陳熹微自有辦法。

半小時情景劇濃縮十年服刑路

作為司法部最美法律服務人監獄警察類候選人,陳熹微已經是北京監獄系統的“紅人”瞭。一頭利落的短發,面龐清秀,寒暄兩句,那副女漢子的沖勁兒讓記者眼前一亮。個頭不算高,嗓門還挺大,連珠炮一般的京片子透著一股親切熱乎勁兒。

記者來訪時,陳熹微的監區裡傳出一陣歡聲笑語。陳熹微說,監區裡有一批服刑人員馬上就要完成入監教育下隊瞭,她讓每個班自定主題,進行“匯報表演”。“今天是最後一場,一班正演自己編創的情景劇呢。”

跟著陳熹微走進監區,幾十名服刑人員圍坐一圈,“舞臺中央”正在上演的是一名即將出獄的女犯服刑十年的改造心路。從初入監時的迷茫,獲得獎勵時的喜悅,因法律調整不能減刑時的消沉,到最後調整好心態等待團聚的平靜,雖然隻有短短半個小時,雖然道具佈景簡單粗糙,卻濃縮瞭入獄服刑所要經歷的喜怒哀樂。

“觀眾們”跟著劇情的變化心情起伏,時而哄堂大笑,時而低頭沉思,時而淚眼婆娑。陳熹微告訴記者,這個情景劇其實就是“主演”自己真實的服刑經歷,通過這種展示可以讓“新生”對今後的服刑生活有直觀的認識和預期,明白任何政策的變化都不會阻斷她們回傢的路。

陳熹微說:“民警有職業特點,我們一味說教服刑人員有時會有反感情緒,讓她們自己站出來現身說法,教育效果更好,而且我們也能從中知道服刑人員的想法。”

演出結束後,陳熹微上去點評:“我們這裡有新生,有從其他監區轉來的,大傢融合在一起不容易,感謝你們對法律的信任,對制度的尊重,對他人的包容。我希望你們明白,集體環境下要講共鳴和共情,你開心我也開心,你生氣我也不高興,一定要去努力屏蔽那些不好的情緒。女人要活出自己的尊嚴、風采,給自己活,為傢人活……”

十幾分鐘,陳熹微的點評一個磕巴沒打,很有感染力。可記者一湊過去聽,她突然沒詞兒瞭,佯裝尷尬地說:“我……說完瞭……真說油煙分離機完瞭。”一個玩笑,笑聲四起。年輕的監區長不端架子,繼續展露著自己幽默的一面,跟服刑人員打趣說:“我現在最愁的是,你們馬上下隊瞭,我這梯隊建設怎麼完成啊。”臺下又是一片笑聲。

一名馬上就要結束入監教育下隊的服刑人員告訴記者,她剛來時很恐懼,不知道自己會面對什麼,監區長第一天就對她們說:“你們雖然是服刑人員,但首先是人,是來改正錯誤的。”這一句話給瞭她很大的鼓勵。而且監區長教育的方式很靈活,更多地是讓她們在活動中有所體會,懂得相處,大傢變化真的很大。

監區長“客串”臨時監護人靜電油煙處理機

陳熹微告訴記者:“剛入監的服刑人員對陌生環境恐慌、對生活變化不適,怕被人看不起,也怕受欺負。我們需要去理解她們的心理,靠尊重去接近她們。而且,她們之所以入獄,身上都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如果把監獄改造比作生產線,我們就是第一道關口,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對她們進行重塑。”

“在服刑人員看來,我們就是監獄的名片,我的團隊好,她就會帶著這樣的認識去下隊;如果我們有問題,等於給監獄警察貼上瞭標簽,今後其他民警的工作也不好幹。”陳熹微說。

四十多歲的李某進瞭監獄後小錯不斷。有一次,李某跟管教民警叫囂,陳熹微作為監區長當即制止並斥責李某。“你都四十多歲瞭,也是3歲孩子的媽瞭,你怎麼就不為孩子想想呢?”

李某看著陳熹微,有些不耐煩:“陳警官,你要批評就批評我,為什麼扯上孩子呀?”

“因為你是當媽的,為瞭孩子,你應該知道怎麼做。”陳熹微一句話,李某沒有再反駁,雖然有所收斂,但還是一天到晚混日子。

一個會見日的上午,陳熹微聽見會見室有一個小孩哭喊著:“我要見媽媽、我要見媽媽……”她走過去一看,原來是李某的女兒在哭。

陳熹微一問情況,李某的母親懊惱地說:“今天出門急瞭,沒帶身份證,隻帶瞭孩子的出生證,會見不瞭。麻煩您和她(李某)說一聲我們挺好的,讓她踏實改造,下個月我們再來。”

聽到這番話,小姑娘哭聲更大瞭:“我要見媽媽、我要見媽媽!”作為一個母親,陳熹微知道一個月一次的會見對孩子和李某來講是多麼重要,她讓李某的母親先等一下。

經過監獄領導的批準,陳熹微作為孩子的臨時監護人,帶孩子去見媽媽。陳熹微抱起孩子的一瞬間,柔軟的小手一下摟住瞭她的脖子。陳熹微說:“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托起的,不僅是孩子見媽媽的希望,更是李某認真改造,爭取早日一傢團聚的希望。”

怕警服上的肩章劃到孩子,陳熹微細心地用手護著孩子的臉。看見陳熹微這樣抱著孩子走進會見室,李某當即愣住瞭。得知事情經過後,李某低著頭一邊哭靜電排油煙機一邊說:“對不起,對不起警官。”孩子則一邊拍打著玻璃,一直喊著:“媽媽,媽媽……”

第二天,李某主動交上瞭一份長長的認罪悔罪書,上面寫道:“我總把生活的不如意歸罪於社會,歸罪於別人。看到陳警官抱著孩子的那一刻,我看到瞭一名母親應該有的樣子。”她誠懇地對陳熹微說:“陳警官,您放心,以後我一定踏踏實實改造,我要為瞭孩子,做一個好人。”

陳熹微說:“以前單身沒孩子時,我總覺得說話缺點什麼,少瞭份自己的人生經歷。我跟她們說,我能理解你對孩子的感情,其實是很蒼白的,現在我也是個母親,說話更自信瞭,也更能找到打動她們的點。”

為服刑人員解開心裡的結

九監區的另一項重要職能是對獄內違規服刑人員進行嚴管教育。陳熹微說,有些服刑人員屢教不改是因為心裡有個結,隻有解開瞭這個結,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在這次匯報活動上,服刑人員張某讓大傢刮目相看。以前,她跟誰都不多說話,把自己包裹得很嚴實。可如今,她卻大大方方走到臺前來,和她認為對不起的人當面道歉。

張某剛從九監區完成入監教育下隊沒多久,就因為毆打他犯被送瞭回來。關15天的禁閉不說,還要面對6個月的嚴管。監區裡有熟悉的民警,還有熟悉的服刑人員,以處罰犯的身份“回爐”,張某覺得很丟人,生怕被人看不起,跟誰都沒話。沒想到陳熹微上來卻對張某說:“我有責任,你犯錯誤是我沒教育好你。”

張某哭瞭,她告訴陳熹微,涉毒犯罪的她已經和毒品徹底斷瞭,可同監舍的人卻在她面前說起毒品,肯定是針對她,她這才動手打瞭人。

陳熹微不急不躁,給張某舉瞭個例子。有個服刑人員曾經也吸毒,有次會見時,她告訴母親,自己做瞭個夢,夢見那幫毒友又帶她去迪廳,勸她吸毒,但她特別決絕。她媽媽聽瞭,懸瞭多年的心終於放下瞭。因為女兒在夢中的潛意識下都能拒絕毒品,是真的斷瞭。

“如果你真的和毒品斷瞭,別說人傢談論瞭,就是拿到你面前你都能抵擋得住,你怕人傢說這個,其實還是你自己沒放下。”陳熹微一針見血地指出張某的問題,然後告訴她:“如果你真不願聽別人提起毒品,那就說出來,聽聽別人怎麼反饋,也許她們真的是無心的。人與人之間溝通,語言是最重要的。” 36歲的陳熹微別看年紀輕,但對人對事有著自己的判斷和思考。她講的道理,服刑人員聽得進去。

在陳熹微的帶領下,九監區保持著新入監罪犯認罪悔罪率96%以上、懲教類罪犯教育改造合格率100%、監管安全零事故的優異成績。

“回到傢,也要扮演好傢庭角色”

陳熹微能說,說的還都到位,幽默風趣;教育改造不靠施壓,重在解壓,方式靈活,是記者采訪中的最大感受。再一細聊,陳熹微自幼學習快板兒書,7歲就上過報紙。從小打下的童子功鍛煉瞭她見人敢說、上場不怵的外向性格,也讓她思維敏捷,自帶氣場。

生活中,陳熹微最希望有假期就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談起生活,這個80後的北京丫頭和同齡人一樣,也聊星座血型、喜歡看電影、聽相聲,還是網購達人。“買買買,我什麼都網購,快遞員都問我是不是做代購的。”

對於工作和傢庭的關系,陳熹微也自有主見:“我是A型血,還是處女座,比較理性。我能把工作和生活區分開,有點排斥那種說為瞭工作犧牲瞭多少時間、多麼對不起傢人的話。本職工作一定要幹好,回到傢,也要扮演好傢庭裡的角色。”

陳熹微說:“我有同事一回傢就收拾兩天屋子,我說你們真浪費大好時間,也不出去玩玩。還有的說一回傢就累得隻想睡覺,我說你困也得忍著,沒時間就擠時間,一定得陪陪孩子。”

作為5歲孩子的媽媽,陳熹微一到休息就買各種兒童劇的票,帶著孩子滿北京城泡劇院,讓孩子接受各種文化形式。“要不是他還小,我就讓他跟我聽相聲去瞭。”跟陳熹微聊天,本來就像聽相聲似的,都是“包袱”。

“每天給你投票,真的會愛上你。”同事們跟“微姐”開著玩笑。這個80後警花爽朗率真、快人快語,對工作有想法,對生活有態度,把一份壓力大得有些壓抑的工作幹得有聲有色,把自己的生活經營得多姿多彩,誰又能不喜歡呢?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孫瑩 文 通訊員 賈永立 攝
3BED81E59EBBE63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vr559bd51 的頭像
dvr559bd51

普普的網購推薦

dvr559b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