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鱷入局催熟“互聯網 ip”

文學、影視、遊戲、動漫、音樂等領域圍繞ip(知識產權)進行價值再開發本是常態,但套上”互聯網 ”,再有巨頭加持,ip竟成瞭誰也不肯放過的香餑餑,甚至未有具體項目也要先搶一杯羹。

愛奇藝前首席內容官馬東創業98天後,和優酷土豆bg聯席總裁楊偉東站在瞭一起,雙方宣佈達成戰略合作,並宣告馬東創業項目米未傳媒將在2016年於優酷、土豆雙平臺發佈靜電油煙處理機全新ip。

實際上,雙方並沒有披露節目詳情,某種維度甚至可以理解為“節目沒出,渠道先行”。

馬東從相聲世傢一路走來,最近幾年在網絡綜藝界呼風喚雨,其團隊主導的“說話”節目幾乎從沒失手過。也正因如此,圈內有不少人將馬東團隊視做盛產“ip”的金牌團隊,這也使其創辦的米未傳媒備受關註。

楊偉東說:“我對整個網生綜藝時代充滿瞭信心,這個時代或早或遲總歸會到來,我們已經開始跟國內外最優秀的綜藝制作團隊合作,創作最符合網絡用戶需求的綜藝節目,與米未傳媒的合作則是題中之義。”

圍觀者大可以理解為,這是馬東和楊偉東互相欣賞的自信和遠見,關鍵就是ip的發酵作用,馬東和他的團隊就是這樣一個ip。

據說,馬東也與愛奇藝保持瞭節目合作的關系。

無獨有偶,阿裡文學最近也發佈瞭名為“光合計劃”的打造以ip為核心開放合作的ip衍生模式。

阿裡移動事業群阿裡文學業務分管總裁梁捷不無高調,阿裡文學到目前為止在版權內容方面已經擁有40萬版權圖書,獲得授權作品達到12萬部,與150傢內容提供商進行版權合作。

梁捷認為,傳統網絡文學依賴長篇小說付費的商業模式已經不足以支撐網絡文學的發展,以ip為核心的新網絡文學商業模式是大勢所趨。但產生ip的平臺各自封閉獨立,ip被限制在自體系內曝光培育,ip的培養效率並沒能最大化。網絡文學在整個衍生產業鏈上也處於相對封閉的獨立狀態,在ip上僅僅靠倒賣版權獲利,並沒有深度參與到ip開發衍生的產業鏈中。

對於這種現狀,阿裡文學的選擇是投入資金與作者、版權方、其他產業鏈合作夥伴一起開放合作,打造以ip的培養和衍生為中心的全新產業鏈。

實際上,阿裡文學的這一計劃目前看來也是一個許願池,但先許願的不隻是阿裡巴巴,擁有起點中文網、創世中文網、qq閱讀等傳統優勢品牌的騰訊閱文集團也在結合騰訊在遊戲、娛樂等方面的優勢打造ip泛娛樂產業鏈。

為什麼這般重視,甚至不惜先姿態後落實,小米董事長雷軍的觀點或許能說明一些問題,他以手機遊戲舉例,“手遊發展到今天,ip的價值越發凸顯”。雷軍認為,像“花千骨”這樣的遊戲取得巨大成功,不僅僅是因為遊戲的內容,更重要的是跟電視劇的互動和這個ip的推廣價值。在泛娛樂或者大娛樂的今天,怎麼能夠跟強勢ip聯合,跟強勢ip一起推動也是每一位ceo需要思考的課題。

與強勢ip聯動是每一位ceo需要思考的課題……雷軍的觀點無異於將ip的重要性推高到無以復加的地位。

再來看一些實戰例子,在ip領域深耕多年的樂視影業近日披露2016年新片計劃,其中高曉松監制的《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網絡小說改編的《盜墓筆記》電影,《凡人修仙傳》、《仙逆》等超級網劇計劃,無一不是ip神功在發威。

但投身ip爭靜電機奪的企業也並非頭腦發熱,樂視影業ceo張昭就認為,“現在也搞不清楚到底小說是一個ip,還是歌是一個ip,歸根結底它們都是在文本上展示,這使得這個產業的效率非常低”。

從一個文本到另外一個文本需要經過漫長的開發過程。但如果把ip從文本中抽出來的話,所有文本可以同時展開,比如小說、電影、遊戲的同步開發。

張昭表示,文本內容之外,各種智能硬件就是端,就是貨架,用戶在各種不同的使用場景中消費不同的內容和服務。所以文本隻是一個入口,用戶的運營才是核心。

有瞭人、場景以後,就有瞭服務。張昭說:“我們一輩子的任務就是給大傢提供文化娛樂生活,文化娛樂不好玩,文化娛樂生活才重要,人一輩子不管你看過多少部電影,你過的是日子不是電影。這樣整個文娛產業才有可能有幾萬億元的產值。”

這條路道阻且長,但誰也不敢輸在起跑線,甚至不願輸在裝備上。靜電機保養

[責編:張帆]512F59CA568BB2D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vr559bd51 的頭像
dvr559bd51

普普的網購推薦

dvr559b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