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寶網:上海總部人去樓空 關聯公司"查無此人"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宋傑|上海報道

錢寶網的“寶粉”們至今都無法相信他們的“光頭大哥” 張小雷是自首的。網名為“當當小盆友”的“寶粉”在2017年12月30日的朋友圈裡曬出瞭一箱錢寶網寄來的橘子,並說“這幾天日子太難熬,這麼好的平臺,大傢都是合夥人,憑什麼這樣不明不白地蒙受冤屈。”31日凌晨1點,在“錢寶網官方維權群”內,記者旁聽瞭維權者的QQ電話,徹夜不眠的“維權者”對自己能否拿回本金非常擔憂,其中絕大部分人表示不打算報案,“看一看再說”。

就在三天前(12月27日),江蘇省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南京”發佈消息稱,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因涉嫌違法犯罪,於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機關投案自首。目前,南京市公安機關正在開展調查,警方籲請錢寶網用戶配合調查。

警方都已發聲,為何“寶粉”們還執迷不悟呢?錢寶網到底是傢怎樣的公司?記者為此展開瞭調查。

實地探訪上海總部:公司名全部撤下、“藝術空間”閑置

據天眼查提供《中國經濟周刊》的一份調查資料顯示,截至案發前,張小雷在72傢企業擔任法定代表人,集中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行業;張小雷共投資54傢企業,投資金額最大為4455萬,集中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行業。其中,有30多傢企業已被註銷,提示有風險的公司有40傢。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南京市有關部門就曾對錢寶網采取措施,不允許錢寶網在南京開展線下業務,並要求錢寶網遷徙註冊地和公司總部。2016年,錢寶網總部搬到上海。案發前張小雷已將南京公司的大部分業務轉移到瞭上海。其中,在位於上海市閔行區紫星路588號的中國上海網絡視聽產業基地內曾陸續註冊瞭10傢網絡公司,而最後的辦公地址位於上海市楊浦區周傢嘴路1220弄1號樓3樓308室的一處商住兩用民居內。

周傢嘴路1220弄1號樓308室內(宋傑 | 攝)

12月30日,記者首先來到瞭楊浦區周傢嘴路1220弄,門禁相當嚴格,進出都需要持有門禁卡,進門處的告示寫著“4樓以上不得開公司”,記者跟隨一居民進入瞭1號樓3樓,這裡開著各類公司,在308室記者看到門房緊鎖,網線及電話線散落一地,整個空間大約30平方米,除瞭“308”標識外,很難與錢寶網此前公開披露的“用戶註冊量超過2億,截至2017年9月平臺流水超500億”的大公司形象匹配起來。同一個樓面還有一傢牙醫診所,牙醫告訴記者,並不知曉錢寶網在此辦公。 有住戶阿婆告訴記者,“這個樓裡有很多‘大興’公司(意為不靠譜。)”記者追問:“你是怎麼知道的?”阿婆說:“我在這裡住瞭20年瞭,這些公司搬進搬出看到的太多瞭。”

中國上海網絡視聽產業基地,錢寶網曾註冊過10傢公司,辦公地址位於IMAX這個樓裡 (宋傑 | 攝)

在搬到周傢嘴路之前,錢寶網還在上海市閔行區紫竹高新區的上海網絡視聽產業基地辦過公,該園區內入駐有土豆網、英特爾等互聯網企業,該基地的目標是“建立及培育網絡視聽產業完整產業鏈及服務體系、重點培養處於網絡視聽產業核心位置的網絡視聽運營商。”記者同日來到瞭該基地裡的2幢,也就是張小雷此前註冊過10傢公司的地方,保安通過詢問物業告知記者錢寶網的確在此地辦公,但是已經搬走很久瞭。“我也看到他自首的新聞瞭,沒想到這傢公司是騙子,很震驚。”保安告訴記者。

在2017年1月,錢寶網的官方微博還曾發佈過其在南京西路恒隆廣場擁有“錢旺上海藝術空間”的消息,並邀請投資者前來參與活動。公開資料顯示,錢旺上海藝術空間位於上海恒隆廣場58層,呈現的展覽包括油畫、國畫、書法、動漫、手工藝術、裝置藝術等,涉及當代藝術、傳統藝術、手工藝術、創意設計等多領域藝術。《中國經濟周刊》記者12月30日來到恒隆廣場時發現,該樓面已經處於閑置狀態,恒隆廣場物業方面告訴記者,閑置已經很久瞭。

據錢寶網2017年8月18日發佈的一則官方微信《“第三極財富靜電除油機”藝術品投資:騙局、迷局還是格局?》中透露,截至8月時,旗下有關藝術品投資的錢寶合格投資人的意向書共收到瞭3萬5千份 。此外,他還透露,公司所做的QBII,就是用公司來承載某一位藝術傢的一件作品,然後由不超過50位的股東共同分享這件藝術品的保值增值。

錢寶網油煙處理機價格旗下“錢旺上海藝術空間”曾在恒隆廣場58樓租過場地 目前場地閑置(宋傑 | 攝)

張小雷在該篇微信文章裡表示:“現階段大夥開始關心標的企業是怎麼樣的,我們為瞭能夠盡快地讓大夥看到、體驗到一個絕對完整的閉環,就先選瞭藝術品投資這個方向,作為第一波次的股權轉讓的落地。”

他說:我先談談“騙”這個事,事實上,投資失敗應該分成客觀的和主觀的,主觀的那種是我上來就不想做成的,根本沒想做事,那就是騙局。如果說藝術品或者說文玩這個產業是騙,那這個“騙”可能要追溯到千年以前瞭,古已有之,你見過維持上千年的“騙局”嗎?有部電視劇叫《五月槐花香》,王剛和張國立主演的,其中部分的情節講到的不就是互相做局嘛。這個是一種,所謂的初心是騙心。

張小雷說:另外一種是客觀的,即存在市場波動。我們即使在守住一顆赤子初心的情況下,也還是要警惕市場風險,因為即使沒有騙局,也會有迷局。

最後辦公地址位於上海市楊浦區周傢嘴路1220弄一處商住兩用民居內(宋傑 | 攝)

周傢嘴路1220弄1號樓3樓樓道內的指示牌已無錢寶網LOGO (宋傑 | 攝)

律師觀點:商業模式就是龐氏騙局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趙虎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錢寶網的商業模式就是龐氏騙局。

從公開的資料來看,錢寶網宣傳的自己的盈利模式是:當用戶註冊成為錢寶網會員並繳納一定數額的保證金後,便能到“任務大廳”中領取觀看廣告、填寫問卷、試玩遊戲等任務,完成任務後可以得到一定的收益,並拿回之前交納的保證金。根據報道,錢寶網年投入十萬,每個月能保證收益在4千到1萬之間。這就意味著,除油煙機一年可以回本,還有盈餘。

簡單的商業模式,卻非常有操作性和說服力。有操作性,是因為簡單瞭才好推廣,簡單瞭才能被更多的人使用,才容易復制。有說服力,是因為從外表上來看,有盈利模式,廣告、調查問卷、試玩遊戲,不都是可以盈利的嗎?問題在於:有那麼多的利潤嗎?

據測算,錢寶網承諾給投資者的收益率達到瞭40%,遠遠超過瞭實體經濟的正常收益率。金融投資的根基在於實體經濟,實體經濟的收益水平大約在10%左右,如果正常投資的年化收益率在10%左右,這個基本上是符合實體經濟收益水平的;如果投資年化收益率達到瞭40%,這種投資收益是沒有支撐的。

錢寶網的返利來自於何處呢?來自於新的用戶加入,用新的用戶投入的保證金等來給付老用戶的收益。這就是典型的龐氏騙局瞭。隻不過,這次被錢寶網玩出來新花樣,外面穿著一件花花衣服。

那麼為什麼這次上當的80後、90後偏多?趙虎律師表示,現在的商業模式都非常專業的,有的專門針對老年人,有的專門針對年輕人,客戶群體不同,商業模式不一樣。錢寶網這一套,如果主要針對老年人的話,就玩不轉瞭。因為老年人不是那麼會玩智能手機的,老年人也很少有人做微商。

“我們看錢包網的商業模式上,有微商、看廣告、玩遊戲等等,把年輕人中流行的元素放到瞭一起,自然可以得到年輕人的青睞瞭。80後尤其是90後,還有一個突出的特點:相信高利潤,銀行利息的高低他們不感興趣,他們相信網絡時代會有超高的利潤。另外,年輕人喜歡玩手機,如果玩手機還能玩出錢來,自然更加吸引人瞭,”趙律師說。

長期處理此類案件的北京煒衡(上海)律師事務所鞠秦儀律師認為錢寶網事件的後續發展其實可以分為兩部分:一是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及該公司主要負責團隊刑事責任的追究;二是投資者投資款項的追回和損失的彌補。

鞠律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按照目前司法實踐的做法和如“E租寶”、“中晉”等類似案件的先例,張小雷很可能被認定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乃至集資詐騙罪,該團隊其他主要負責人也會按照其在犯罪行為中所扮演的角色相應追究責任;同時,投資者想追回投資款也隻能等待司法機關啟動追贓程序,司法機關會將案發後凍結住的款項、犯罪嫌疑人主動進行退賠退贓的款項、追回的案發前非法轉移出去的款項等匯總在一起,按比例返還給投資者。投資者何時能夠拿到返還的投資款、能拿到多大比例的投資款還有待於司法機關的實際追贓成果,從先前的案件看,前景也並不樂觀。

有投資者認為“張小雷是為瞭減輕自己的刑事責任而主動投案,其能夠獲得很大幅度的減輕處罰”,鞠秦儀律師認為這種想法比較片面,固然自首是減輕刑事責任的法定情節,但結合到“錢寶網案件”這一具體事實,張小雷涉嫌的犯罪行為造成的社會傷害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加之其本身就有前科,司法機關必然對其在法定量刑范圍內從嚴從重打擊,妄圖以現有的自首的情節來較大幅度減輕刑事責任,顯然在這種局面下也是“杯水車薪”。

還有部分投資者到處呼籲所謂的“不報案、不配合”,奢望這樣張小雷能夠很快擺脫刑事責任從看守所裡出來,鞠秦儀律師強調,張小雷目前涉嫌的犯罪行為觸犯的是刑法,侵害的法益是金融市場秩序和人民財產安全,即使沒有一個人報案,公安機關在初步掌握瞭例如錢寶網後臺數據、錢寶網收款流水、賬目等證據後依然可以立案偵查,依然可以繼續推進刑事案件的進程,投資者是否報案並不能從本質上影響案件的走向,反而在當下應該積極報案,配合公安機關調查,進行相關材料的報備,才能在追贓程序後拿到一定比例的投資款返還。512F59CA568BB2D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vr559bd51 的頭像
dvr559bd51

普普的網購推薦

dvr559b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